教育信息化2.0的数字资源观与发展对策

Posted by on 2018年9月1日

       原标题:教育信息化2.0的数字资源观

      

原标题:教育信息化2.0的数字资源观与发展对策      

-“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专题解读”

我国教育受众之庞大,教育环境之复杂,教育需求之多样,决定了借助网络与智能技术发展新型教育体系是满足人们个性化教育需求的必由之路。数字教育资源是发展与完善新型教育体系的基石,《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明确指出“利用大数据技术采集、汇聚互联网上丰富的教学、科研、文化资源,为各级各类学校和全体学习者提供海量、适切的学习资源服务”。由此可见,教育信息化2.0时代下的数字资源不仅仅是教育教学内容的载体,而是整个新型教育生态的重要数据资产之一。新时代下教育信息化的深入发展亟待建立新型数字教育资源观,通过技术创新与机制创新推动教育资源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优质数字资源的有效供给,构建以个性化、智能化教学应用为核心的资源服务体系。

当前我国数字教育资源发展的突出问题是资源供求失衡以及整体应用水平不高。

首先,优质数字教育资源结构性短缺,无法真正满足师生的教学需求,且满足课堂授课的一般性资源较多,促进教育教学全方面发展的优质特色资源较少;满足教师教学应用的资源较多,满足学生个性化学习、小组探究性学习的资源较少。其次,科学有效的资源供给机制缺失,难以保障优质数字资源的高效供给。当前我国数字教育资源的政府供给机制日趋完善和成熟,但国家多次强调的市场供给机制仍处于起步阶段,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未能充分发挥,且政府供给机制和市场供给机制尚未形成合力,未能形成互为补充的态势。最后,资源建设与资源服务发展失衡,当前数字教育资源供给主体日益丰富,资源数量急剧增长,但供给主体普遍缺乏资源服务意识,且服务内容与师生需求脱节,服务质量参差不齐,导致重建设、轻服务的现象十分普遍。

教育信息化2.0需要树立新的数字教育资源观。

新时代下数字资源不仅需要满足课堂教学的需要,更需要满足信息时代育人全过程的需求,为构建“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提供重要支撑。教育信息化2.0时代召唤应用数据科学、新一代智能技术重构现有的数字教育内容与教学过程数据,构建大平台、大数据、大服务的教育资源服务体系。在教育资源的表现形式方面,我们需要从传统教学课件向互联网化新型数字资源的观念转变。长期以来,我国建设的数字教育资源主要是教材知识体系配套的教学课件,这类资源满足了教师“教”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信息技术在课堂教学的应用,但随着教育信息化的深入发展,各种网络化新型教与学模式不断涌现,当前需要发展各种适应网络化教学应用的新型资源、知识工具与智能学习体,如移动学习小程序、AR/VR(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平台与资源、智能学伴等,以此促进信息时代学生数字学习方式的根本转变。

在数字教育资源的内涵方面,我们需要转变教育资源等同于教学内容载体的观念,2.0时代的教育资源是教育内容载体与教学过程大数据的融合。随着教学过程数据采集和分析技术的不断发展,大量伴随式采集和实时分析产生的教育数据已成为数字教育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教育内容载体与教育过程大数据不断融合发展的趋势下,我们需要建立统一的机制与平台,集中处理教育资源的获取、存储、处理、分析与应用等过程。在数字教育资源服务方面,我们需要建立以个性化、智能化为核心的一体化资源教育服务体系,重点发展“互联网+”的教育资源服务新业态、新模式,跨越传统教育层级、突破传统教育服务的边界,为师生提供丰富的智能化教育资源服务。

数字教育资源的供给水平极大程度上决定了信息化教学应用的发展水平。

在教育信息化2.0发展新阶段,uedbet最新地址,亟须由“需求侧拉动”向“供给侧推动”转变教育资源建设理念,以此缓解和调和供需矛盾,充分发挥数字教育资源应用价值:

一、完善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提升资源服务能力。国家数字教育资源公共服务体系已基本建成,国家平台与省、市、县级平台互联互通的局面正逐渐形成,资源与应用接入种类不断丰富。当前的工作重心应从资源及资源平台建设转向提升数字资源教育教学服务能力,通过完善网络空间功能应用和提升前沿技术内核驱动,优化数字教育资源的组织应用,提供大规模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基础上的个性化学习支持服务。同时,我国应大力推广“优质学校带薄弱学校、优秀教师带普通教师”的教育帮扶模式,将优质数字教育资源输送到教育薄弱地区,助力推进教育公平。

二、推动数字教育资源多主体供给,激活资源增长新动力。多主体供给能够促进市场竞争,激发政府、市场、学校等主体的资源供给活力,有助于创新资源供给方式,提升资源的建设质量和应用水平。实现数字教育资源的多主体供给,要厘清各数字教育资源供给主体的责任,鼓励电教机构注重“优质化”资源建设服务,企业和出版单位落实“个性化”资源建设开发,形成体系完整、分工明确、组织有序的数字教育资源供给新局面。要以系统、全局、关联的思维方式科学规划数字教育资源服务市场,探索多供给主体协同供给数字资源及服务的有效途径。

三、引导以网络学习空间为载体,驱动数字教育资源服务生态化。数字教育资源服务的实现要充分发挥网络学习空间的核心支撑作用,同时注重创新基于网络学习空间的教育教学模式,构建良好的数字教育资源服务生态。积极探索针对不同资源供给模式的服务内容,制定相应服务标准,并进一步探索不同类型资源服务进校模式,重视资源及资源服务的供给绩效评价。

四、加快新兴技术应用,创新资源服务模式与供给手段,实现“互联网+教育资源服务”的新业态。人工智能、AR/VR等新兴技术一方面可以创新各种教育资源的开发与建设,打造功能齐全的资源体系以满足师生的多样化需求,并不断刺激师生产生新的教育需求;另一方面,各类新兴技术为推动教育资源供给改革与服务创新提供了新的可能。在大数据分析技术的支持下,“互联网+教育资源”大平台的建设有利于帮助资源及服务供给主体发掘师生潜在需求及偏好,从而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服务,同时以大数据思维管理和分析数字教育资源服务供给,实现资源服务供给侧与需求侧的数据和信息无缝对接,减少无效和低端资源供给,为数字资源服务发展的科学规划奠定基础。教育信息化2.0时代,亟待探索新兴技术支持下的数字教育资源新型供给方式与服务创新的生态体系,从而增强供给侧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为全局性的教育改革发展提供创新动力。(柯清超) 

               

(责编:姜虹羽(实习生)、熊旭)